一甲子的缅怀

作者: 汤洋 来源: 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年01月09日 点击数:

  2019年1月2日,惊闻顾方舟院长去世的消息,顿时悲从心底来。回顾顾院长与生物所的渊源,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20世纪50年代,脊髓灰质炎在国内几个城市暴发流行。1959年,受国家卫生部的委派,顾方舟、闻仲全、董德祥、蒋竞武4人小组踏上了去往苏联的火车。从此顾院长的一身就与生物所、与脊髓灰质炎结下了不解的渊源。

  顾院长在莫斯科考察时,根据我国国情提出应该选择活疫苗的技术路线。他的建议得到了卫生部的赞同和支持,导师丘马科夫向顾方舟转赠了一些当时苏美研制的疫苗原液,顾院长如获至宝,他立即返程回国试验。虽然顾院长获得了一些疫苗原液,但美苏两国对于实验的重要数据却是严加保密。回国后的顾方舟带领团队, 通过广泛的查阅文献、严谨的实验室研究和动物实验,取得了许多突破。

  这无数个突破见证着中国脊髓灰质炎防控工作从无到有、从有到精的卓绝的探索,记录着国之大家匡危济世的至高境界,更记录着千千万万个平淡的工作日,见于细节、见于人心的触动。为了保证疫苗的安全性,顾院长不惜以身试验、乃至以自己的孩子试验,用自身的行动感召了周围的同事,大家也都纷纷主动加入到安全性实验中;为了更好的研制疫苗,顾院长和同事们从北京来到昆明,克服了高海拔、欠发达、交通不便等困难,仅仅用了9个月时间就建成了“脊灰”活疫苗生产基地——生物所;为了指导疫苗的生产与检定,他和同事们制定了我国第一部“脊灰活疫苗制造及检定规程”;为了保证脊灰活疫苗的效用及简化接种方式,他提出了用糖丸冷加工配方,把疫苗制成为了糖丸剂型。

  在顾院长的主持下,1960年,生物所完成了1500万人份的生产任务,并取得了良好的免疫效果,1961年9月22日,生物所生产了脊髓灰质三个单价液体活疫苗, 1964年11月12日,卫生部批复《脊髓灰质炎口服活疫苗制造及检定暂行规程》,脊髓灰质炎活疫苗正式投产。为我国消灭脊灰工作并维持无脊灰状态做出了巨大贡献。2000年,中国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无脊灰国家”,已经74岁的顾院长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2012年年初,顾院长受邀参加央视《大家》节目的拍摄,我有幸陪同顾院长及夫人李以莞老师回到生物所建所老所址花红洞追忆他们奋斗过的青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顾院长和李以菀老师,夫妇二人温文儒雅,睿智慈祥。他们身上散发出优雅的气息,有如悠长的书卷。顾院长一直询问着所里的近况,惦念着这个他为之付出青春的地方。

  2018年,在生物所建所六十周年庆典大会上,病榻上的顾老不忘这项一生的事业,饱含深情的问候生物所的后辈们:“我这一生,做了一件事,值得、值得!问所里同志们好,我想念你们!孩子们,快快成长,报效祖国……”。在场的生物所人,纷纷被顾老的平实谦和、儒雅厚重所感染,所动容。

   与其说顾老用技术构建的,是一个让病毒望而却步的世界,不如看成,他的一切言行都遵从了初心。在他心里,有且仅有一杆秤,那就是人民的健康。正因为超然物外的通透,让他一步一步攀向更高的峰顶。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越是朴素,越是伟大;越是大家,内心往往越简单澄明。一个人做到竭尽全力很难,但更难的却是忘掉自己。忘记自己的安危,忘记自己的名利,更忘记自己的得失。顾院长做到了,即使他荣誉等身、成就斐然,却从未被名利所累。这位为脊髓灰质炎的防治工作奉献了一生的老人,用自己的言行,完成了国家交予的使命。

  安息吧!顾院长,您的言传身教,会一直指引着我们。我们永远会记得您说的“人活这一辈子,不是从别人那里得到了什么东西,而是我自己给了别人什么。”

 

 

                                                     

                                              汤洋 2019年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