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球癌症负担报告:超1/4人将在一生中患癌,中国发病增幅显著

作者: 佚名 来源: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更新时间:2019年10月15日 点击数:

2019-10-15

        近日,《美国医学会杂志》子刊JAMA Oncology发布了最新的全球癌症负担报告,分析了全球195个国家29大类癌症的发病率、死亡率和伤残调整寿命年(DALYs,因病损失的健康寿命年)等数据。 

  报告显示,十年间,几乎所有国家的癌症新发病例数在增加,癌症负担沉重。此次最新报告为癌症防控提供了重要数据,我们择取主要的全球趋势和中国数据与大家分享。 

  截图来源:JAMA Oncology官网 

  由于疾病统计无法避免一定的滞后性,此次最新报告数据截至2017年。2017年,全球共有2450万例新发癌症和960万例癌症死亡。研究团队以此估算,全球范围内,男性在一生中(0-79岁)罹患癌症的几率是1/3,女性为1/4

  大多数癌症带来的健康寿命年损失(DALY)主要源于死亡(97%),只有约3%是因病残障。前列腺癌、甲状腺癌是典型死亡负担相对较小的癌种。

  全球十大癌症

  2017年全球发病例数位列前十的癌症依次是:非黑素瘤皮肤癌,气管、支气管和肺部癌症,乳腺癌,结直肠癌,前列腺癌,胃癌,肝癌,宫颈癌,非霍奇金淋巴瘤和膀胱癌。 

  十年来,全球癌症致死带来的寿命损失最多的始终是气管、支气管和肺部癌症,肝癌,胃癌,结直肠癌和乳腺癌。 

  图片来源:123RF 

  中国肺癌负担尤为突出

  中国与全球发病趋势大体相似。一个明显的区别是,中国最高发的仍然是气管、支气管和肺部癌症,第2-5位为胃癌、肝癌、结直肠癌、乳腺癌。全球发病最多的非黑色素瘤皮肤癌在中国则位列第6,第7-10位是食管癌、前列腺癌、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癌症、其他白血病(除急性/慢性骨髓性白血病和急性/慢性淋巴性白血病)。 

  中国男性新发病例数最多的也是气管、支气管和肺部癌症,女性发病最多的是乳腺癌。 

  无论男女,中国癌症死亡率最高的都仍然是气管、支气管和肺部癌症。整体死亡率最高的其次为肝癌、胃癌、食管癌、结直肠癌,第6-10位为乳腺癌、胰腺癌、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癌症、前列腺癌和宫颈癌。 

  图片来源:Pixabay 

  全球癌症发病普遍增加,死亡率有所改善

  在2007年-2017年期间,有123个国家的癌症平均年龄标化发病率有所增加,中国是发病率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年均增长超过2%

  这十年间,几乎所有国家的癌症新发病例数都增加了,病例数增长最多的是在社会人口指数(生育率、教育程度和收入的综合指标)水平中等及偏低的地区,例如中国中西部绝大多数地区。

  整体而言,人口增长、人口结构变化、发病率变化都驱动了癌症发病增加,但不同国家地区有所差异。比如,社会人口指数最低的1/5地区中,人口增长是主要原因;社会人口指数中等及偏低地区,老龄化和发病率变化都起到了作用;社会人口指数中高地区(如中国东南沿海),老龄化则是最重要因素。

  相对令人欣慰的是,145个国家的癌症平均年龄标化死亡率都呈现了下降趋势,加拿大、俄罗斯和部分西欧国家等降幅最明显,中国的死亡率降幅处于较平均的水平。

  2007-2017年期间,中国所有癌症的平均年龄标化死亡率略有下降,降幅在0-0.9%

  加强防控与健康平等性

  30年前,癌症的疾病负担(以DALY计)在全球还位列第6,如今已经上升至第2位,仅次于心血管疾病。癌症预防还需加大力度。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是地区差异。50%的癌症病例发生在高社会人口指数国家,但死亡病例只占30%。另一方面,极具代表性的一个例子就是宫颈癌,通过疫苗接种和癌症筛查能够显著改善预防情况,然而,目前在不同发展水平国家,宫颈癌的负担差异巨大。

  研究团队在报告最后强调,数据显示,癌症防控任重而道远,我们还需要投入更多资源来确保更普遍、平等的癌症治疗和健康保障。 

  

   (来源:学术经纬) 

  原文出处: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Cancer Collaboration, (2019).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Cancer Incidence, Mortality, Years of Life Lost, 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 and Disability-Adjusted Life-Years for 29 Cancer Groups, 1990 to 2017[J]. JAMA Oncol. Published online September 27, 2019. doi:10.1001/jamaoncol.2019.2996. 

  链接: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oncology/fullarticle/2752381